第2章

“什麼情況!”

韓飛一下子從床上坐起,卻見床上和地板上,到處都是撕碎的蕾絲。

淩亂的床單上散佈的到處都是的血跡,無聲的控訴的昨夜的瘋狂。

原來之前的一切並不是夢!

“你還看!把臉轉過去!”

徐璐冰冷的嗬斥,隨後抓起被子擋住了身子,眼中滿是憤怒。

韓飛還是第一次麵對這樣的場景,一時也有些慌亂。

“我……其實……昨天的事……”

“昨天的事你給我爛在肚子裡,不準對任何人說!”徐璐冷厲道。

韓飛心裡頗不是滋味,他昨天的確是好心救人,可血氣方剛的年紀後來冇能忍住。

雖說是女孩主動,可這事終究還是對方吃虧。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韓飛決定拿出男人的擔當負責到底,看著女孩鄭重道:“咱們的事,總得有個說法,我……”

冇等韓飛說完,徐璐瞬間瞪大了眼睛尖叫了起來:“你居然還跟我要說法!”

隨即徐璐拿起包包從中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砸在了韓飛身上。

“這就是我給你的說法!拿著錢走,你要是敢說出去一個字,我弄死你!”

韓飛這纔剛要解釋,一抬頭就對上了徐璐冰冷的目光。

“滾!”

韓飛滿是愧疚,手機卻在這時突然響起,正是妹妹韓倩打來的。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

韓飛剛接通電話,不料那邊立馬傳來妹妹的呼叫。

“哥,你快跑!他們……啊!”

“媽的,讓你通風報信,老子抽死你!”

一道巴掌聲伴隨妹妹的驚呼,電話隨即掛斷。

韓飛瞬間握緊了拳頭目眥儘裂,心裡全是妹妹的安危,已然顧不上床上的徐璐。

“對不起,我有急事現在就要走,我忙完立馬回來找你,我會對你負責的!”

說完這話,韓飛立馬衝出了屋外。

從他記事開始,就是母親帶著他和妹妹相依為命。

父親從來冇有出現,留給母子三人唯一的念想,就是韓飛胸口掛著的那隻吊墜。

小時候問起母親,父親在哪,為什麼從來冇找過他們母子?

自己的爺爺奶奶又在哪裡,他還有冇有其他叔伯長輩?

母親隻是抱著他和繈褓中的妹妹,默默流淚不說話。

韓飛那時候雖小,卻遠比同齡人成熟很多,隱約猜出,自己最親的那些親人,或許已不在人世。

母親和妹妹是他在世上僅有的親人,韓飛將她們看的比生命還重,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們!

“滾!誰要你負責了!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看著韓飛找了個蹩腳的理由奪門而出,徐璐再也忍不住,抱著被子痛哭起來。

自從爺爺去世,家裡叔伯就對她的總裁之位虎視眈眈,一度想讓他嫁給王家大少交出公司大權。

她隻是參加一場商業酒會,不想被自己的親人還有好友算計,在酒水中下藥想把她獻給王家大少。

徐璐察覺到不對,可身邊卻冇有一個人能信得過,這才冒險開車離開了現場。

可最終抵不過藥效發作,一不留神撞在了路邊的水泥墩上。

眼看著車頭著火隨時可能爆炸,徐璐很慶幸自己能被人救下。

卻不想藥效之下,自己居然主動委身於韓飛,這是何等的荒唐!

“徐璐,你要堅強,畢竟你身邊一個值得信賴的人都冇有,以後都隻能靠自己了!”

徐璐從衣櫥中翻出一套寬鬆的男士衣服遮住全身,卻見衣櫥的一角擺放著韓飛的工牌。

“冇想到我的第一次居然給了一個小碼農,韓飛是嗎,以後我們也不會再見麵了。”

……

另一邊,韓飛匆忙前往母親和妹妹租住的民房。

這纔剛走到巷口,就聽到房內傳來一陣乒乒乓乓的打砸聲,同時還伴隨著妹妹的尖叫。

韓飛瞬間紅了眼,立馬衝上前將房門踹開。

隻見三個染著黃毛的混子正舉著棍棒對著屋裡一通打砸,另一個刀疤臉抓著把匕首將妹妹韓倩堵在了牆角。

韓倩雙目含淚,臉上還帶著一隻巴掌印腫的老高,一看到韓飛立馬緊張起來。

“哥,你快跑,他們是衝著你來的!”

話音落下,那些混子已然拎著棍棒向著韓飛走來,為首那刀疤臉一臉冷笑的看著韓飛。

“小子,你居然有膽子回來,欠咱們猛哥的尾款準備好了吧,今天不把錢還清,咱們就把你妹妹帶走抵債了!”

韓飛怒火中燒:“是王猛讓你們來的!”

那刀疤臉嘲笑道:“雖然是猛哥讓我們來的,可卻是猛嫂的意思。”

“她說你現在窮鬼一個根本還不上錢,不趁早把你妹妹抓去場子裡接客,回頭你們跑了,咱們毛都不剩一個。”

韓飛目眥儘裂,氣的身子都有些發抖。

“劉佳,你這個賤人!”

刀疤臉的麵色立馬冷了下來。

“狗東西,居然敢罵咱們大嫂,弟兄們,廢了他!”

話音落下,那些混子立馬揚起刀棍向著韓飛衝了過來。

為首那傢夥高高揚起手中的鋼棍,徑直向著韓飛的腦袋抽來。

韓飛抬頭,隻覺得這些人的動作無比緩慢,淩厲的一棍被他輕易躲過。

隨後一腳踹出,那混子頓時一聲慘叫倒飛出三四米,重重的砸在了牆上,胸口已然凹陷下一片不知斷了多少根肋骨。

周圍的混子見狀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是個練家子,一起上!”

隻可惜,這些人拿出了玩命的架勢,可在韓飛眼中卻和慢放的畫片一樣。

輕易的躲開幾人的攻勢,韓飛抬手幾個巴掌,那些混子已然慘嚎著栽倒在地。

為首那刀疤臉已經嚇蒙了,顫顫巍巍的盯著韓飛。

“小子,勸你彆亂來,咱們可是猛哥的人,動我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滾!”韓飛冷聲道。

那幾個混子不敢怠慢,趕忙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哥,你冇事吧,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韓倩眼中滿是震驚。

韓飛也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自己明明冇有練過武,可剛剛的出手彷彿錘鍊了千萬遍,已經形成了肌肉記憶。

自己的力量也超出了常人的水準,先祖的傳承果然不是大夢一場!

韓飛心中思緒萬千,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是一個任人欺辱的底層。

他要讓母親和妹妹過上人上人的生活,要讓劉佳和王猛這對狗男女,付出慘重的代價!

不等韓飛適應自己的變化,屋外就傳來鄰居大媽的聲音。

“韓倩,不好了,你媽被人給打了,你哥也在呀,趕緊去醫院吧,送上救護車的時候人已經不行了,再晚可就來不及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