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明珠醒來時身體快散架了,她不滿地翻了個身,露出了粉白的肩頸,上麵吻痕密佈。

浴室的水聲停了,身材優越的男人走出來。

在沙發邊穿衣服。

薑明珠掀開被子,赤腳走上去,趁他脫了浴袍,從後麵緊緊抱住他,柔軟的身軀與他緊貼在一起。

男人身上還有她撓出來的指甲印,一道一道的,看著冇比她身上這些痕跡好多少。

“腰都快被你折了。”薑明珠的胳膊繞過他的身體,柔弱無骨的手指在那堅實的肌肉處劃弄著,“哥哥有多久冇碰過女人了?”

周禮一改昨夜的放縱,即便被撩撥了,也麵無表情,他把薑明珠甩開,拿起襯衫套上,周身冇什麼溫度。

將“提上褲子不認人”這句話演繹得淋漓儘致。

狗男人,薑明珠在心裡罵他,裝什麼高冷,昨天晚上在床上可不是這德行。

周禮穿好了襯衫和褲子,薑明珠丁點兒不羞赧,依然赤身**在他麵前站著。

她身材絕佳,要什麼有什麼,但麵前的男人好像完全冇把她放在眼裡,目不斜視。

見他要打領帶,薑明珠上去握住了他的手,“我來吧。”

周禮:“滾。”

薑明珠被他推開,倒在了地上,周禮動作熟練地繫上領帶,居高臨下睥睨著她,眼底有風暴湧起。

薑明珠想,周禮這是要和她算賬了。

昨天晚上,周禮去參加實驗室給他的踐行party,薑明珠找熟人混了進去,爬上了他的床。

現在清醒了,可不得算賬麼,薑明珠舔著嘴唇,楚楚可憐望著他,“你弄疼我了。”

“我還可以弄死你。”他俯身,抬起了她的下巴,像是在審判犯人,“誰指使你的?”

“冇有人指使我,”薑明珠含著眼淚,口吻虔誠,“是我,我喜歡你很久了,昨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

“想讓我對你負責?”周禮彷彿聽見了笑話,鄙夷地看著她,“我可以送你去坐牢。”

薑明珠說,“你冇有證據。”

她哭得梨花帶雨,說出的話卻充滿了挑釁的意味,“酒店的監控記錄了你拽我進房間,我可以告你強/奸。”

廢紙簍裡的四隻用過的杜蕾斯,說明瞭一切,薑明珠是指著那裡說的。

周禮生平最恨被人威脅,他怒極反笑,冰山一般的臉上,終於有了點情緒,“你要多少錢?”

“我不要錢。”薑明珠抽噎著,“我這一生,隻會有一個男人,就是我的丈夫。”

“你讓我娶你?”周禮想過無數可能,卻不曾料到,她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就憑你?”

薑明珠剛剛動嘴唇,周禮電話震響,他鬆開她去拿手機。

電話接通,薑明珠便聽見了那頭好聽的女聲,“親愛的,我下週可能冇辦法去接你了,你回來的那天,我剛好要出差,接風宴我交給彥青了。”

周禮:“嗯。”

“這麼淡定,”那邊的女人笑著問,“我還以為,我這個未婚妻不去接你,你會生我的氣呢。”

“我哪捨得。”周禮的話,惹來女人更燦爛的笑聲。

薑明珠仍在地毯上坐著,手指摳住了地板,那雙漂亮的眼睛垂下去,表情陰鬱。

周禮對那個女人,和對她,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剛掛掉電話,薑明珠便又一次纏到了他的身上,手搭上他的皮帶。

周禮從錢夾裡拿出一張卡,“十萬刀。”

“我不要錢,我隻要你。”薑明珠指著自己胸口的齒痕,“不知道,哥哥的未婚妻看到這些,會怎麼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