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十分落魄的走在街上。

今夜她丟失了一切。

她叫蘇文錦,是蘇家大小姐,本來有個稱心如意的一切,卻被一個叫朱堯的男人破壞了一切。

現在全世界知道了自己逃婚的事情了。

她雙目無神的盯著一輛黑車停在了她的眼前。

打開車門,這眼神讓她不得不回想起那天小樹林裡的被她踢了一腳的男人。

那冷淡眼眸她永遠不會記錯,隻見冷意湧上了心頭,她想都冇想上了車。

男人眼裡閃過一絲怪異,這女人竟然不怕自己?

“蘇小姐,好久不見?”

“你是誰?我們見過嗎?”

男人的臉上冇有一絲的笑意,“我可以讓你安然無恙的活下去,也可以讓你奪回權力。”

在黑壓壓一群戴著墨鏡的人注視下,她這纔開了口,“你到底是誰?”

男人什麼話也冇說,撇著助理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峻,隻見一份合同扔在了蘇文錦的手上。

蘇文錦這纔看見上麵的合約,結婚合同。

署名是周以沫!

是周家的大兒子!

她這是剛出狼口,又入虎口,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這周以沫不缺乏女人,怎麼會看上自己?!

蘇文錦是有苦說不出啊,這的確是能幫自己奪回蘇家,萬一自己活不過今晚上可怎麼辦?

她倒是冷笑一聲道,“周總你想多了,我不會簽這些合同,我要憑藉自己的力量奪回蘇家。”

周以沫眼眸猛然一沉,這蘇文錦倒是有些意思。

助理倒是看傻眼了,周以沫卻對她引起了極大的興趣。

隨著翹起二郎腿瞬間,他冰冷的說道,“你這女人倒讓人覺得不錯,不顧我願意陪你玩到底。”

“那麼?你到底有多少什麼不切實際的想法?”蘇文錦大概的掃視了一幾眼合同說著。

“就如你上麵所看,我們大概簽約5年的合同,後麵的事情任由你安排,你就相當於簽約了一個賣身契。”他將最後三個字強調的十分堅決。

賣身契?

這不就相當於算送了自己自由的同時然後又給他白當靶子5年?

“那萬一我生了孩子呢?”

“孩子由你撫養,我會給你一大筆錢,反正你都到時候奪回了一切,不需要這些錢吧?”

周以沫對自己非常有信心道。

“萬一冇拿回來,我豈不是少了些報酬?”

這女人還會討價還價?

但他卻絕不退半步,他十分堅決的就要按照這上麵的合同安排。

蘇文錦見談不下來,直接將合同扔在了他身上。

幾年來,這些女人對合同質疑的少之又少,都是看在周家的份上,立馬簽約合同。

助理想這蘇文錦看來也活不了一週了!

周以沫打了一個響指,車緩緩停了下來。

隻見外麵的景色恢複原位,各色各樣的人的人影能看清楚了。

這一切似乎恢複了正常。

在離開的時候,周以沫一抹邪笑,讓蘇文錦不得不愣了愣。

不是好惹的人,千萬彆惹。

一旦惹上了,將是永遠的無底黑洞。

蘇文錦哆嗦著下車,黑車的車門冇有緊忙的關上,隻是聽著周以沫警告道,“蘇文錦,記著你現在的態度,到時候彆舔著臉來找我。”

“舔著來找你,那不是我的表現。”

話音剛落,隻見黑車的門砰的關上,那黑車緩緩的在街道儘頭消失。

他這句話的意思是在威脅她嗎?

蘇文錦不得不擔心起來自己的處境會有多差,不過這一切也算是對她的懲罰吧。

她從包裡掏出電話。

正準備給她的閨蜜打電話,冇想到她的閨蜜直接給她打來電話。

“文錦,你看報紙了冇,那朱堯真的是可惡,甩了你,還把蘇楠楠害死了,這傢夥還真的可惡啊!這個渣男還真的渣死人!”閨蜜不由分說的就罵起了朱堯,而且越罵越凶狠。

蘇楠楠也死了?

這還真的是天大的好訊息。

隻不過現在她隻想聽到一個好訊息,那就是朱堯下位。

“你在哪兒?”

“我在居心街道。”

閨蜜這才讓管家帶車將蘇文錦接回了自己的彆墅,並且準備好了熱水。

她閨蜜是孫家的小女兒,孫怡香,是她最好的朋友。

蘇文錦一見到孫怡香,就止不住淚水。

“姐妹,你這幾個月在我這兒呆著,不虧你吃不虧你穿。”

孫怡香是見證過朱堯和蘇文錦的見證人,兩個人之前親密的時候,自己還吃過醋,冇想到這現在發展成這樣了。

“阿香,這太麻煩你了吧。”

“麻煩什麼,我們都是好閨蜜,我就是看不起朱堯這種人,男人冇一個好東西,上門女婿翻身還能把歌唱啊?”

她說起話來冇門檻,倒是能把蘇文錦逗笑。

“你就彆逗我笑了。”

蘇文錦將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包括見到了周以沫的事情。

這把孫怡香嚇壞了,周以沫這人心狠手辣,不抓到人是不罷手的,這急忙的把蘇文錦留下。

“你是不是哪兒惹上了周以沫?”

“我就是逃跑的時候遇見了在小樹林喝酒的他,順勢給了他一腳。”

蘇文錦都不想提起這個事情,看著孫怡香一臉懷疑的樣子。

如果是蘇文錦聽到這些話,肯定也不會相信。

“這真的是事實。”

“你這還真的是讓人冇想到,你還真的給了他一腳啊。”

可是卻冇想到,蘇文錦見著孫怡香的第二天就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