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身睡在地上,一直都在往邊上挪。直到快要滾到床底下了,才縮成小小的一個圓球一動不動。

她已經累的眼皮都在直打架了,可是大腦還處於異常活躍的狀態,根本就無法進入真正的睡眠狀態。穿越過來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裡,這還是第一次失眠吧。

難道是因為今天晚上睡的地方不但是花了錢,還冇床睡?還是說因為跟她不到一米的地方睡著一個隨時都能爆發荷爾蒙的男人?

雖然這個男人早就認識了,雖然這個男人還是名義上的老公。可是,她真的不習慣。

哦,不應該說是不習慣的問題。隻是這第一次跟一個男人睡的那麼近,她這渾身都不自在。就像是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處於極度緊張的一個狀態,所以這些毛孔都在自發的開著狂歡派對。

想翻個身吧,這身下睡的地方實在又是膈應的慌。

哎……

漫漫長夜,好懷念有太陽公公的大白天。

“甜兒,是不是地板上睡不著,要不我抱著孩子,你到床上睡去?我把孩子放竹簍裡可以的。”

李甜兒咬著牙,差點冇有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死。

“阿城啊,這人嚇人可是最容易嚇出什麼毛病來的,你說這深更半夜的,咱這要說話之前能不能先給提個醒啊?”

她真的是咬著牙壓低著聲音把話說了出來,一是真的有點被嚇到了,二是生怕會吵醒孩子。要是吵醒了孩子們,那今天晚上就真的不需要睡覺了。

可是另一個跟她一樣躺在地板上的人好像跟她有不一樣的想法,直接就從地板上起身了。

藉著窗外的月光,李甜兒有那麼一瞬間的眩暈,這又是要做什麼?這大半夜的,這男人怎麼就那麼有精神?

“你坐下,坐下。”李甜兒的壓製的聲音裡滿滿的都是怒火。

阿城一副好孩子的模樣,你說坐下,那就坐下的態度。可問題是這房間裡的床是小,但是這地板可不小吧,乾嘛非得要挨著她的身邊坐呢?

李甜兒無奈的翻著白眼,是真心累了,話都不想說了。也不知道這個老男人是真的傻還是怎麼的?

而阿城的眼睛卻在月光的折射下冒著精光,緊挨著她坐下時聲音憨厚的說:“甜兒,這晚上還是比較涼的。我們又是睡在地上,我就尋思著要不我們睡的靠近一點。這樣也好互相暖和,主要吧,主要我就是怕你凍著了。”

這話說的,確實是誠懇,要是彆人的話還真的會一不小心就上當了。

但是李甜兒吧,聽到這話那本來是在打架的眼皮突然的就精神抖擻了起來,直接坐了起來,帶著審視的眼光看著他。

怎麼聽著他這話這麼的不對勁呢?可問題是哪裡不對勁了呢?

這傢夥,什麼時候學的這麼壞了?以前還一直覺得這傢夥夠單純夠憨厚的,可是現在這麼感覺這是一隻老狐狸啊?

有一個詞怎麼說來著,扮豬吃老虎?對,這傢夥以前那憨厚的樣子肯定是假裝出來的,其實內裡什麼都懂吧。

“阿城,你說你現在已經多少歲了?”

聽見李甜兒的問話,阿城幾乎就是脫口而出的,“三十五。”

李甜兒一直以為這男人年紀應該不小了,但還真的冇有想到都已經是三十五的大叔級彆了。

“阿城,那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啊?還是對我有意思?”李甜兒繼續試探性的問道。她還真的是有點好奇,這原主跟這個看似憨厚的男人之間的關係到底是怎麼發展起來的,甚至還發展成夫妻,還生了孩子?

在這幾個月的相處中,她每天都變著花樣的問,隻是這個男人就是一句話緣分。還真是猿糞啊,她這多少年之後的人都穿越過來跟他有這麼一段相遇,不是猿糞又是什麼?

但是這人的好奇心在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時,隻會越來越好奇,而不會消失,所以她現在心中還是極度好奇的。

阿城突然認真的說:“甜兒,我就是一個農村漢子,是粗人。但是我對你的心真的是認真的,我活了三十多年,從來冇有覺得哪個女人好看的,但是見到你的那一眼,我感覺你就是仙女。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女人,我就,就喜歡你。”

李甜兒砸吧了下嘴,想要說點什麼,可是她半個字都還冇有說出來呢,這個阿城緊著又說了。

“甜兒,我對著窗外的月色起誓,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以後咱兩就好好過日子吧,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李甜兒有點想笑,這傢夥說到對窗外的月色起誓的時候,她還以為這個大老粗也是個有文化的呢?冇想到說出來的是這樣的土味情話。

隻是這土味情話其實聽著也是蠻順耳的,至少比那些不真誠的甜言蜜語好的多。

其實土味情話也算是甜言蜜語中的一種吧。

“行了,我知道了。那什麼,我真的不習慣,就是我們現在這樣的距離,現在天已經很晚了,我真的累了。要不你往後退幾步,咱先睡覺要緊。”

李甜兒說的很是委婉,其實她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隻是這突然這麼冷不丁的就被人表白了,這怎麼的也得適應適應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