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閨蜜要來找我,我想去取些水果裝盤招待,卻發現冰箱空了。

問了哥哥才知道,昨天他女朋友回家的時候,把兩箱車厘子都帶走了,說是給她家裡人也嚐嚐。

「她家想吃為什麼不自己買?」

我哥正在打遊戲,隨口說了一句:「兩箱水果而已,再買就是了,計較什麼!」

我氣得關了冰箱,跑到房間裡去找媽媽。

我的爸爸媽媽都是佛係養兒女的人,對於哥哥帶回來的這個女孩,並冇有多說什麼,見我生氣,也隻是安慰我——「囡囡伐要氣,儂哥哥頭一回歡喜一個女孩子,儂就多讓讓。」

她打開手機往我卡上轉了一萬元:「想吃什麼自己買。」、

我剛想說,「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

她已經繼續和她的老姐妹煲電話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