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景白訂了餐廳,買了電影票。

我開開心心過完了七夕回宿舍。

一進門,就看到劉琳琳桌子上放在一捧玫瑰花。

不同於其他包裝精美的玫瑰花。

這個就好像是現采摘的一樣。

冇有裝飾,隻用一根繩簡單的綁著。

我抿了抿唇,聽到張琪問:“琳琳,你男朋友送你的花,為啥包裝這麼簡陋啊。”

劉琳琳神色一僵,“哦,我男朋友說這樣方便我直接放到水裡養著,已經幫我處理好了。”

她有些不自在。

覺得大家冇相信她的話。

又說:“其實這個纔不是禮物呢,我的禮物其實是這個。”

她說著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這是我男朋友前兩天去參加拍賣會的時候,拍下來的。”

拍賣會?

不會這麼巧吧?

我也跟著看過去。

盒子打開,裡麵是一隻戒指。

“哇塞,拍賣會上的戒指可不便宜吧。”張琪說。

“那當然,”重新找回場子的劉琳琳恢複趾高氣揚的樣子,“拍賣會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去的。你們看這上麵還有標識呢,你們可以百度查一查。”

我不動聲色地看著她說完。

那隻戒指,我也有一個。

是參加拍賣會送的紀念品。

所以纔會有logo。

這枚戒指,被我那天回家時,落在了車上。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個應該就是我的那個紀念品。

如果說昨天我還不確定她的有錢男朋友是誰。

今天我基本確定,肯定是個我家司機有關係的人。

“薑新,你今天去做什麼了?該不會還是去學習了嗎?”

“冇有,”我不滿於她的語氣,輕皺了下眉,“我和周景白去玩了。”

“那他送了你什麼啊?”

“冇送什麼,就一條項鍊,還有花。”

“哦。”大家興致缺缺。

我去洗漱。

房間裡說話聲隱隱約約傳了出來。

“裝什麼裝啊,冇錢還要過情人節。”

“花瓣都冇看到,彆是冇送吧。”

“薑新是不是分手了啊。”

“我就知道她虛榮心強。”

“……”

舍友你一言我一語。

聽得我心裡煩躁。

我虛榮心強?

那我就讓你們看看,到底是誰虛榮心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