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包包的事情是巧合。

卻冇想到還會有更多的巧合。

第二天,我本來打算去圖書館,卻看到周景白在宿舍樓下等我。

“你怎麼來了?”我想了想,“是合同哪裡需要改嗎?”

他笑著摸了摸我的頭,“今天不聊工作。”

“嗯?”

“今天咱們去約會。”

周景白看來是很早就有所準備了。

當他把後車廂滿滿的玫瑰花束呈現在我麵前的時候,我驚呆了。

在我愣神時,突然我感覺到脖子一涼。

他給我帶了項鍊。

我低頭一看,是一個藍寶石。

前兩天拍賣會上,我見過。

價值八千萬。

“喜歡嗎?”

我連忙點頭,“太喜歡了。”

我手指不斷摩挲著那顆藍寶石,“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

“如果不是因為現在送戒指不合時宜,我就連那顆粉鑽一起送了。”

我臉騰得紅了。

原來,七夕隻有我忘了。

他一直都記得。

驚喜過後,我們準備去看電影。

便給我家司機林城打電話,讓他把這滿是鮮花的車開回去,把花放好。

林城很快就來了。

“小姐您放心,我肯定照辦。”

他帶著鮮花走了。